2017加油!

葉修
楊洋
男票演老公,唉,心情複雜

双叶段子

窩D媽太可愛了!!!!!!!!!

我睡着了:

十五岁,情窦初开,不安于室。


叶修叶秋兄弟俩不仅生得好,气质也是傻乎乎的中学男生里拔尖的,这就招来了很多小女生的青睐。


不过让叶秋暗爽的是,喜欢他的人比喜欢叶修的人要多不少。


究其原因,也好理解。叶秋是经典的校草级人物,外貌家世就不说了,青少年的世界有时和成年人一样残酷,除此之外,他的成绩也一马当先,名次就没从学年前五掉出去过,参加各种竞赛往往能拔得头筹,不仅篮球足球样样拿得出手,学校组织新年晚会,他还能上去和他双胞胎哥哥叶修一起来个四手联弹……简直不给别的男生留活路。


叶家家教虽严,但兄弟俩成长环境健康,都是非常开朗活泼的男孩子,叶秋不仅在女同学面前温柔周到,讨人喜欢,男同学也愿意跟他一起玩儿,搞得叶秋俨然风云人物,校园领袖。


但叶修就不太一样了,从班任到各科老师,对他就两个评价,一,聪明,二,不上进。每次叶秋听到这话,就在心里替他哥腹诽一句,你们是没看见他上进的时候。


叶修是不用功的聪明孩子的典型,稍微使使劲儿成绩就坐火箭似的往上蹿,但可惜他多数时候都是不使劲儿的,他的精神头全用在了打游戏上,他打游戏的本事有多厉害呢,不仅本校男生如雷贯耳,连周边几所学校也知道他这尊大神。


实际叶修和叶秋品性差不多,只不过用的地方不太一样,可是在十五岁的女孩子眼里,叶修这种走邪道的就没有叶秋的完美人设有吸引力了。如果一个女生羞怯怯跟朋友说,我喜欢叶秋,朋友多半会同样害羞的说,我也喜欢叶秋。但如果一个女生说,我喜欢叶修,朋友一般会说,哎呀,你喜欢那种的啊?




叶秋知道自己有魅力,十五岁嘛,正是得瑟的时候,正巧叶修这一两年打游戏打得特别凶,每天放学后,叶秋为了等他,留在学校额外给女同学辅导个功课是常有的事,不过这些叶修都不知道,直到这一次——


这天放学,叶修照例呼朋引伴的去网吧打游戏,叶秋则和隔壁班的女生留在班级里做作业。这次和他一起做作业的女生还挺不一般,是校花,长相成绩都是顶尖的,人送外号女版叶秋。


十五岁的男生女生相处起来已经有了一些心照不宣的默契,比如男生坐外面,女生坐里面,椅子紧紧挨着,我用一下你的水杯,你用笔敲敲我的头,然后相视一笑……哇,真是小鹿乱撞,春心萌动。


叶秋是个心里有数的人,平时不做这种暧昧的事,但可能因为校花长得特别漂亮,笑起来特别的甜,男孩子血液里的雄性因子蠢蠢欲动,让他今天也玩起了撩妹小游戏,可好巧不巧,唯一这么一次,就让叶修撞上了。


叶修每天放学比谁溜的都快,往往叶秋书本还没合上,他都已经跑到门外了,而且走了就一去不返,绝对不回学校多看一眼。今天叶修惦记着一个刚开服的游戏,最后一节自习课一直在看游戏杂志沉思,跟研究什么重要议题似的,以至于下课一门心思的往网吧跑,把钱包给忘在了书桌里。


学校附近的网吧很人性化,老板和网管提供身份证给学生刷,但押金还是要付的。叶修零花钱最多,平时几个朋友上网都仰仗他的押金,今天钱包忘带,叶修只好回去取。


于是,在班级门口,他就看见了他眼中对女生“动手动脚”的叶秋。


看见俩人笑得闪瞎眼,叶修不知怎的心里就一紧,他想,哦,我还当你小子天天老老实实做作业等我回家,原来你都一直在干这个啊……还学会撩女同学了?


毕竟才十五岁,城府不够深,叶修这样想着,沉着小脸进了教室。


他一进来,叶秋就看见了,不得不说双胞胎可能是真有心电感应,叶修心里一紧,叶秋看见他,也跟被抓包一样,下意识就挺直了身子,离校花远了点,顺嘴还问一句:“你怎么回来了?”


叶修看都不看他,径直往自己座位走:“我回来不行啊?”


“……”叶秋被噎得一时没说出话,其实他有话可说,但一种莫名其妙的愧疚让他不敢顶回去。


眼看叶修拿了钱包要走人了,叶秋站起来:“你等等!”


“干嘛?”叶修不耐烦地皱着眉。


“……平板给你。”叶秋急中生智,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平板电脑,朝叶修走去。


“给我这个干什么?”叶修问。


叶秋抓着他的胳膊往外走,走到没人的走廊上,叶秋把平板塞到叶修手里:“XX下了个新片儿,传给我了,你不也要看么?”


“你晚上给我不就得了?”


“ZZ也要看,你一会儿顺便拷给他。”


“嗯。”叶修看起来还是不情不愿的,把平板往书包里塞。


叶修是很少这个样子的,叶秋看得心虚,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哄他:“你钱够么?”


“够。”


“一会儿我去找你啊!”


“知道了。”叶修垂着眼睛。




回到座位上,叶秋还是有点惦着叶修。青春期的女生比男生敏感,看叶秋这副模样,校花倒先开口了:“叶修怎么了?他是生气了吗?”


叶秋刚才只是觉得叶修和平时不一样,没往“生气”这个词上去定义,现在这两个字一被校花说出来,叶秋立刻心头一震,四肢百骸涌上一股奇异的酸麻。




因为想着叶修,叶秋后来不太有精神应付校花了,草草做完作业,背着书包直奔网吧。


这个网吧是叶修的“据点”,每次叶秋来都能找到他,但这次叶秋在网吧里贼头贼脑地转了一圈,不仅没看到叶修,还被几个不熟悉他的人问:“哎?叶修你怎么回来了?”


网吧老板是能认出叶秋的,跟他说:“叶修刚才就走了。”


“去哪了?”


“回家了吧,不知道啊!”


叶秋道了声谢,脚步匆匆往外走,临出门时,听到身后几个人还在谈论他和叶修:


“那个是叶修的弟弟。”


“嚯,真的假的?双胞胎啊?”


“是呗,不过那小子不玩游戏……”


“也是,要是俩都打得那么猛,还让不让别人混了,哈哈哈哈……”


“妈的,叶修是太牛逼了。”


“这货不去打电竞简直屈才啊……”


打电竞?那怎么可能。叶秋不快地吐了口气,在路边叫了辆出租车回家了。




回到家里,叶修果然已经回来了,叶母也到家了,见到叶秋,就问:“今天怎么比你哥回来的晚了?”


叶母问叶秋只是纯粹的关心,叶秋一向叫她放心。而叶秋也是张口就来:“帮老师批卷子来着。”


“真是的,小修也不等你。”


“我叫他别等了的。”


叶秋进了两人的房间,叶修果真在做作业,一副乖宝宝状,背对着门,坐在桌前奋笔疾书。


叶秋放下书包关上门,他也开始有点不爽了,走过去压低声音说:“你怎么没等我?”


叶修做题做的特专注,没跟他说话。


“我问你话呢!”叶秋提高了声音。


“……你喊什么啊?”叶修扭头瞅他一眼,又在演草纸上画了两笔,“你不忙着呢么?我自己回家还不行了啊?”


真的是生气了。叶秋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他没想到叶修能为了这个跟他生气,为什么?叶修喜欢校花?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没什么话是不能说的,叶秋走到叶修身边坐下,沉默了一会儿,问他:“你喜欢YY?”


YY是校花的名字,叶修听了跟看精神病似的看叶秋:“你有毛病吧?”


就因为跟女生做个作业,叶秋今晚被叶修怼无数句了,再想哄他,现在也恼了,但还没等这股火发出来,电光石火间,叶秋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叶修该不会不是为了女孩子生气……而是因为他?


恼火一下全都变成了甜,还混杂着心跳和沾沾自喜,叶秋靠近叶修,像说个秘密似的,语气不自觉变得很软:“叶修,你生气了?”


叶修笔尖一顿:“……没有。”


叶修坐的是把转椅,叶秋把他转向自己,叶修抗议:“干嘛啊你,我做题呢。”


叶秋却笑了,眼睛亮亮的:“你是不是嫉妒了?”


叶修眯着眼睛:“我?嫉妒你?”


“不是。”叶秋心跳加速,“你嫉妒她。”


叶修一愣,眨眨眼,然后突然把手里的笔往叶秋脸上一丢:“吃错药了吧你!”说完就往桌子前面转。


叶秋接住笔,按着扶手不让他转,还站起来卡住他:“叶修……”他低头看,叶修也抬头看他,“……你是不是不愿意我和别人一起?”


叶修的眉头好看地皱起来:“你想多了……”


“叶修。”叶秋又叫了一声,突然朝着叶修俯下身去,叶修下意识地往后一躲,背紧紧贴在椅背上。


在叶秋面前,叶修永远是神气活现的,这个闪避瑟缩的样子倒十分罕见。十五岁的男孩子可以算个男人了,捕猎和进攻的欲望在叶秋心里鼓噪着叫嚣,


“叶修,”他再叫一句。


两个人离的太近了,近到有点不道德,但这种不道德刺激了青春期的男孩子,叶秋靠近叶修的脸,他能在叶修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阴影。


实际上,叶秋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等他从本能里清醒过来时,他的嘴已经贴上了叶修的,那触觉是干燥的,柔软的。


两个人都没闭眼,四目对视着互相瞪,场面其实有点搞笑。叶修先回过神来,脸爆红地推了叶秋一把:“你干什么!”


叶秋反应过来,脸也红的要滴血了,可这是他的初吻,那么怦然心动那么美妙,对象还是叶修,叶秋愣愣地看了叶修两秒,突然出手固定住叶修的头,像个爱情电影里的男主角似的,又垂头深深吻下去。


叶修开始还给了他两下,后来就不动了:都是男孩子,叶秋觉得刺激的,他当然也觉得刺激。更何况他自己今天也有些情绪,要不然他跟叶秋别扭是为了什么。


他俩最近就一直有些怪,他们都察觉到了,因为什么呢?因为上星期一起看片时互相撸了?因为上个月扭在一起闹时把彼此闹硬了?因为这一年来叶秋抱过来时的感觉不一样了?……还是再往前追溯,到他们很小的时候,过家家时那个纯洁可爱的kiss?


那大概是五六岁时的事,两个人蒙在被子里闹,叶修趴在叶秋身上,亲了叶秋一口,叶秋傻傻的看了他半晌,说:“你怎么不伸舌头啊?”


叶修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为什么伸舌头?”


叶秋说:“电影里亲嘴都伸舌头的啊。”


“对哦。”叶修又亲了叶秋一下,然后把舌头塞了过去。五六岁的孩子能有什么感觉,叶秋只觉得痒,大笑着把叶修掀开了,然后两个人一起无法理解电影里的亲嘴。


童年的嬉闹算不得数,但这件事两个人没有忘,后来懂事了想起来都暗自尴尬:我小时候怎么能干那么傻逼的事儿呢?


可现在不一样了,五岁时能小狗似的互相舔舔,十五岁却只能纯洁的贴着嘴唇,两颗心颤抖着,不敢更进一步。


最后仍然是叶秋先说的,他舌尖在叶修唇缝里舔了一下:“你、你把嘴张开……”


叶修心脏狂跳,咚咚的响声几乎要把他淹没,但还没等他想好是继续紧闭牙关还是张口接纳,门外就传来了踏踏的脚步声。


两人耳朵都很灵,叶秋也听见了,立刻和叶修分开,像个猴子似的蹿进他们房间的卫生间里。


紧接着叶母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进来了?”


叶母的问话只是例行公事,不用等叶修回答,她已经打开门,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


叶修唰唰翻着卷子,手里一刻不停地转着笔,叶母把水果放下:“又转笔!”


叶修立马停手。


“小秋在卫生间呢?”


“嗯。”叶修盯着习题,无比专注。


叶母看看他:“脸怎么这么红啊?也不知道开空调……”


她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空调,又絮叨了叶修几句,可叶修握着笔,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评论
热度(18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