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加油!

葉修
楊洋
男票演老公,唉,心情複雜

【韩叶】日出之时

爻落:

考完四级浪一发。




※伪末世梗,ooc,中二气息满满,慎入。


※好像没手感,当复健吧。


 


 


 


“老韩,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接到的任务是什么吗?”


韩文清把剩下的几发子弹扔到叶修面前的地上,看着人慢吞吞地把它们捡起来装到弹匣里,然后韩文清听到叶修这么问他。


“十年前?”


叶修笑笑,原本举着枪的手此刻垂在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勾烂的衣衫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沾满铁锈和血迹,撕着人仅剩不多的理智。他把枪抵在地面上,左手按在自己受伤的大腿上,背靠在巨大的金属台侧面,转过头去望韩文清。


韩文清皱着眉盯着他,他躲在另外的一张金属台后,和叶修之间隔开了三米左右的距离。他的视线尽头聚焦在叶修受伤的腿上,盯着那不断往外渗出的血迹,紧紧地蹙起眉头。


“十年前我们还只是十几岁的少年啊。”


叶修缓慢地说完,又轻声地倒吸冷气,目光转去看自己的伤口。被铁钩划破了一两寸深的血肉翻卷起来,带着血腥气往叶修的视线里冲,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看见那被戳烂的血管是如何地放掉每一滴血的,尽管叶修的视线并不清晰,模模糊糊地像罩了一层纱。


“你少说两句。”


韩文清沉默了很久,才低声地说出这么一句,他极力地想要忽略掉叶修因受伤而发出来的痛苦低吟,却只能发现自己似乎因为对面那个人的狼狈形象而更加浮躁不安。韩文清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直起身子从金属台的身后探出去看了看紧闭的巨门。


“情况怎样?”


叶修见他有意试探外头的情况,侧过身去问,只是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牵动起腿上的伤处,而且胸前断掉的肋骨也让他不觉间牙关颤栗。


“似乎还没找到这里来。”


韩文清像是松了一口气般颓然地坐回原来的位置上,他转过去看自己的搭档,发现叶修在确认情况之后便闭上眼睛靠在了金属台上,再没出声。


 


 


韩文清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叶修问的,关于两个人第一次接任务的事,韩文清并非不记得,相反他记得很清楚,像是一幕幕电影情节那般一遍又一遍地在自己脑海里播放。


叶修和韩文清本是十几岁的少年,不过却又双双都是孤儿。两人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感官,被机关看中之后,被接走培训后被机关抹去成员籍,只作秘密成员收纳,派遣特殊任务。两人往返于各星体间执行任务,窃取窃听或是暗杀歼灭,无一失手,虽不完全干净利落却都算是完成得令人满意。


而两人的第一个任务,是窃取α星的某一高级机密文件。叶修和韩文清接手后,混入高级管理层,步步为营得手后却被人当场撞破,韩文清没看清叶修是如何地出手,只是在反应过来之后叶修已经从赶来的小型军团中杀出一条血路,长长的白色风衣都沾染了数滴鲜血,他回身给韩文清扔了一小型火箭炮,话也没说就叼着那个装有资料的储存器逃之夭夭。韩文清接过武器,与军团剩下的人作周旋,在火光将要烧到韩文清眼前时,抬头一望就看见星舰停在自己的正上方,远远地看见叶修在驾驶舱朝他挥手,韩文清抓着垂下的升降器,最后给那群人扔了个火焰弹后,在爆炸掀起来的尘埃中顺利回舱。


韩文清望着那个坐在驾驶舱里的人,刚要开口说他什么时,叶修却回过头来冲着他笑。


“好险啊,不过老韩你还挺厉害,我还以为你挺不住了。”


韩文清也不记得自己原来想说的是什么,只当眼前的光太过耀眼,扎进眼里时像是因爆炸飞出来的玻璃刺到自己眼球里一样。


第一次任务,有惊无险。只是叶修的那个笑,再没能从韩文清的记忆里消失。


往后的许许多多的日子里,他们出没在不同场合,变数多到像星际间的浮动尘埃一样,唯一不变的是,他们从来没有丢下过对方一个人返回,哪怕他们都清楚即便是只剩他们一个人,叶修也好,韩文清也好,他们也都能顺利脱身。


 


 


“砰——”


金属门传来一声巨大的敲击声,像是从远古时期传来的沉闷声响传进韩文清的耳朵里,惊醒了原本稍显放松的神经。韩文清迅速地转过身去扛起了重型火箭炮,余光瞥到叶修时却胶着在上头再挪不开来。


叶修没有动静。


他只是静静地靠坐在原地,在那声敲击声响起后也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韩文清咬着牙关去听门外的动静,在最初的那声过后又没能听见第二声让人汗毛直竖的敲击声。他把火箭炮从自己肩上卸下来,猫着腰极快地移动到叶修的面前。


“叶修。”


韩文清喊他的同时,腾出一只手去帮叶修按住还在不断出血的大腿。感受到伤口被人用力一按,叶修发出“嘶”的一声后睁开了眼睛,却像是花了不少力气才能让视线的焦点聚集在眼前人身上。


“你怎么样?”韩文清的眼睛盯着他的伤,却还得分神去注意门外的动静。


叶修沉默了很久,才轻轻地摇摇头。


“伤没事。”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在这一句话之后,韩文清只觉得心中无名火四起,烧了一整片血肉,直冲自己的瞳孔。他恶狠狠地瞪着叶修,活像是要用视线在对方的身上烧出一个洞一样。


但韩文清知道,在那么多人里,叶修是最不怕他的那个人。无论韩文清是不耐烦还是发怒,只有叶修是未曾表现出半分退让的。


“怎样才算是有事?”


叶修回望他的视线,许久后嘴角才向上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


“老韩,别这么看我,你很凶。”


韩文清望他。那人本长了一张白净的脸蛋,常常笑,眼睛里偶尔会闪过极为认真的光。只是在短短的三天里,这张脸沾满了灰尘和鲜血,干掉以后混到一起,一道一道一团一团地分布在叶修的脸上,只有那双眼,还像是很多年见到的那样,明亮干净,像韩文清某次见到的星一样。


叶修的后脑勺在光滑的金属面上蹭了蹭,目光由始至终都放到了韩文清身上,他扬起手中的枪看了很久,才慢悠悠地说,“走不了了。”


当这短短的几个字钻到韩文清的耳朵里时,他难得带着些惊诧的目光去看叶修,对方的眼里却只剩了一个人。


韩文清自己。


 


 


十年来执行无数任务,兜兜转转下两人却还是离不开地球。他们大可选择别的星球居住,却仍选择在每次任务结束后返回地球,叶修会拉着韩文清去吃个饭,当然那肯定是韩文清请的。两人开着星舰在空中变着轨道地玩追逐战时,大多就是叶修又做了什么让韩文清生气的事了。


也有那么几次任务执行得不那么顺利。比如说某次歼灭星际组织时,韩文清按下炸药按钮后迟迟未从现场脱离,直到火光蔓延到天边,叶修只死死地盯着爆炸点,在他几乎要迈开步子朝那里冲过去时,韩文清却从滚滚的浓烟里脱出,整个人像猛虎一般冲叶修跑过来,扯过人的手就往前冲,带着灼热的温度和硝烟的气味回到叶修身边。那一次,叶修反映过来后,只想把人摔在地上后,拿马桶里的水去浇韩文清。


只是,那始终不过就是一个想法而已,到底是不敢付诸实践的。


他们都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很久很久。


两个人,往返于不同星体间,偶尔地打一场,把彼此间的那份默契磨炼得更加锋利。


 


 


“是你不想走。”


韩文清犹豫很久,最终也还是开了口,他把武器放到自己的身边,脱力一般地坐到地上,和叶修面对面地坐着。


叶修笑,他抬起手去揉自己的发。


“不愧是老韩。”


韩文清沉默下来。他当然知道叶修在想什么,如果在这个宇宙间,要他选择一处埋骨终身,那必定会是地球,无论在外的星球有多漂亮都好。其实不止是叶修,包括他自己都好,都只认为这里才算是他们的归宿,哪儿都比不上。


叶修绝不是冷情的人,韩文清也不是。血肉模糊时,谁都会痛,当这个世界在自己面前被毁灭时,那就是从身体里活生生地剥离开什么重要的器官一样。


 


 


这是他们一个月前接到的任务。


阻止β星的某位教授往地球散布不明菌体,但韩文清和叶修赶到时,又什么都太迟了。街上是面目狰狞,手脚扭曲,肤色呈苍白的丧尸,空中飞的是长了巨大尖牙翻着眼白的巨鸟,海洋里是长达数十米的巨蛇状怪物,长两头或三头。而当两人发现无论他们如何寻找都再难寻觅到一个正常的人类时,叶修和韩文清对视间,猛然醒悟这世上还能被称为人类的或许只有他们两个了。


叶修凝视着街上的两个很小的“孩子”,沉默良久后跳下星舰,躲入一座高楼。韩文清看着他的背影,却也跟着往下跳,那艘跟了两人长达十年之久的星舰坠入街道,爆炸声响彻云霄,震飞了空中的怪鸟。


 


 


“真舍不得啊。”


韩文清去看他,叶修嘴角挂着笑,但很微弱。


“说这话,不像你啊,叶修。”


叶修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的同时,门外又响起了敲击声,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只有第一声,而是凌乱的力度不一的统统往门上一起砸的声音。可韩文清和叶修却没再理会,他们也只是在看了对方一眼后,低下头来不再去看门口的方向。


“怎么不像我了?”


韩文清一愣,然后去看对方的表情,因为受伤的缘故,叶修的额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将脸上的脏污晕抹开来。明明还是在笑着的,可韩文清却觉得这时候的叶修有几分难过,就浅浅地铺在他的眼里,不浓不重,可韩文清忽略不了。


“哪儿都不像。”


韩文清倾身靠近他,伸手抹去叶修脸上的污迹,拇指的指腹揉过对方的眼角,留下一抹温热。


门外的声响还在持续不断地扩大,叶修却还能听得见自己密集的心跳声,像加速的鼓点一样。他望了韩文清很久,最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叶修,你刚问我记得我们第一次执行任务的事……我记得。”


韩文清把人往怀里带了带,因为失血的缘故,叶修似乎有些发抖。


叶修只是闭着眼,下巴搁在韩文清的肩上,摇了摇头。


“所以,你想问什么?”


韩文清抱着他,目光盯着黑暗中的某一点,记忆沉沉浮浮地飘动着,却有一个叶修,占据了大大小小的画面,最后回归到此时此刻,安静地任由他抱着,也不像往常那样反驳他,就只是一直沉默着。


叶修看着大楼的窗户,瞧见外头开始泛白的天空。


“什么都不想问,没时间,也没力气。”


韩文清怔了一下后,放开了叶修,叶修笑笑,示意他望向窗外。韩文清转头,发现窗户外头比刚才要明亮一点。


快要日出了。


 


 


“老韩。”


韩文清转头去看他,“怎么?”


叶修晃了晃脑袋,缓慢开口,“我的家人是在一场空难中丧生的,我家里养过的猫后来也被车撞死了。好像……好像我身边所有的应该被珍视的东西都一个一个地被销毁,包括我家人,包括那只猫,包括这个星球。”


叶修的目光放在外头的光上,韩文清看着他却没有接话。


“我梦见过很多任务失败的场景,从来没有一次是在地球。”


叶修转头来望了韩文清一眼。


“但小时候有人和我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


所以,被夺走的东西从来都是最珍视的,像是一条定律。叶修从来都不会说,他只能让自己尽力地活下去,能够保护这些东西更久一点,一分一秒也好,他还活着的话,就尽量地守着它们,长长久久地一起活着。


有人说,这个宇宙不存在末世。


是啊,星球成千上万,可地球只有一个。叶修和韩文清出生在这里,生长在这里,不是α也不是β或是Ω。


成千上万,也就只有一个。


 


 


叶修停顿了很久,久到韩文清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时,对方却把手伸了过来,抓住了韩文清的手指。


“第一次执行任务时,我把那个升降器放下去时,差点摁错了按钮。”


“你在Ω遇袭那次,赶去营救你时,我没获得上头批准。”


“三年前你在γ那座铁桥上走动时,跟在你身后的人是我。”


叶修动了动抓着韩文清的那双手,他扭过头去看对方。


“应该被珍视的东西里,包括我自己,也包括——”


“你。”


 


 


那道门终于被丧尸们撞破,一个一个地如潮水般涌进来时带着沙哑的喊叫声,慢吞吞地往韩文清和叶修的方向走来。


韩文清伸手去扣住叶修的后脖子。


“叶修——”


“让你不要那么凶啊……”


叶修去抓韩文清的手腕,眨眨眼后又松了力气,把脑袋往韩文清的肩上杵。


“我什么都说了啊,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从头到尾,从开始到结束。


他的喜欢持续了三千多个日子,被知晓的时间却也不过就是几分钟。


 


 


韩文清揉着对方的发,凑到了叶修的耳边。


“给我闭嘴。”


他搂紧了对方后,单手扛起了火箭炮往身后开火,打散了最前一批接近他们的丧尸后,回过头来继续说。


“我当你真的想死,所以我陪你死。你想死在这里,我陪你从星舰上跳下来。这么多年,你眼瞎吗,叶修!?”


叶修的身子抖了一下,他抬起头去看韩文清,眼里带着些诧异,他抓着韩文清的肩,手指用力到发白。


“我……不想死。”


生死也不过就是一念之间的变化而已。叶修想死,不过是想和自己生长的地方一同毁灭罢了。可他想活着,却是因为还有人不能因他而死。


那样珍视的人,不能因他而死。


 


 


韩文清罕见地笑了下,然后架着叶修的胳膊把人拎起来,单手扛着火箭炮又飞起一炮过去,叶修有些迷惑,随后听见在大厦外头响起熟悉的引擎声,他反应过来转头看韩文清。


“你什么时候?”


韩文清把人往窗户那边带,“你跳下星舰时,我怕自己后悔,只有留条后路了。”


叶修笑,没受伤的那条腿勾起地面的枪,稳稳地甩到空中后掉落接住,他反手往一丧尸脑袋的中央一射,看着它在自己面前轰然倒下。


“行啊,这么醒目。”


韩文清皱眉,“你能别贫吗,每次任务都得出点岔子。”


叶修恢复往日的精神,似乎刚才那个难得脆弱的人压根就不是他一样。虽然是被韩文清拖着,但叶修还是饶有兴味地转过头去对着那群丧尸挥挥手,“拜拜了您嘞!”


韩文清无奈地摇头,一炮击穿玻璃后,带着人纵身一跃。


 


 


太阳从遥远的地平线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辉,光的蓝,薄的红,浅浅淡淡地交织在一起,光线穿梭在被毁灭的城市里,穿过屡屡硝烟后沉淀在大大小小的山川湖泊里。阳光透过城市建筑的玻璃折射开来,碎在空气里,破开寂寞的夜。


叶修向下看了一眼那艘星舰,然后搂过韩文清的脖子。


“老韩!”


韩文清看着他由于刘海被风吹起后露出来的额头,等着人的下文。


“这么浪漫的时刻,亲一个呗?”


“行,回到基地后,我申请个事。”


“什么?”


韩文清抱着叶修,一口咬在了他的唇上。


“结婚。”


 


 


 


在所有的建筑都被毁灭之后,只有日月星辰还一如既往地更替。


一切,不过就是重头再来罢了。


 


 


 


 


END.


 


 


 


 


 


强行结婚。强行HE。


 


 



评论
热度(173)
  1. 爻落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