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加油!

葉修
楊洋
男票演老公,唉,心情複雜

【乐叶】反话

如果不在乎的話,就不會討厭了吧
對不起 我還是討厭你

家养北极熊:

-乐叶,平叶交往前提,虐。OOC。


-下划线为原文部分


@纳兰双 7940字,你为什么要点个这么个虐的???




叶修结婚了。




张佳乐站在旁边,看着叶修跟那人交换戒指,顺带也互相交换了下口水。




挺好的,叶修平常懒散过头跟没骨头似的,如今穿着西服、嘴角弯起来倒也人模狗样,还算看的过去。




礼成,宾客们纷纷上去给这对新人送上祝福。张佳乐站在一旁,也想着他该说的话。不过本来都已经打好了草稿,只需要背出来就可以的,然而话到嘴边却像是打了结的毛线团,断断续续,什么都想不出来。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该他说话了。他站在叶修面前。哦旁边还有那个新郎,他的挚友、曾经的搭档——孙哲平。




“怎么了?寂寞啦?”叶修看他愣着不说话便打趣道。




张佳乐听他这么问立马下意识的反驳,“寂寞你妹!可算有人把你给收走了,别出来祸害人了!”




不,不是这样的。他想说的不是这样的,张佳乐想。




“你也不小了,找个人过吧,张佳乐。”孙哲平站在旁边,看他俩斗嘴的样子倒是习惯了。




找个人过,多熟悉的话。张佳乐有几分想笑,也是时候该对这场暗恋画上终止号了。




恍惚间,有人拍了拍他肩膀,随后什么东西就被塞进了怀里。张佳乐顺手接过来低头一看,却是叶修手中的那捧花。他一愣,举着那捧花抬头看向叶修。




叶修看他盯着自己看笑了笑,“看啥呢,张佳乐。分享点喜气给你,别谢了啊,要谢就给我们兴欣送点75级材料吧。”




张佳乐也给他回了个笑容,“你知道吗,老叶?”




叶修一愣:“恩?”




孙哲平在旁边突然“啊”了一声,看着张佳乐嗤笑了一声,“你厉害。”




“叶修,我真是……讨厌你。”张佳乐也没去理他,反倒是专注的看着叶修笑着,语气倒有几分咬牙切齿。




叶修看着他随后点点头,“我知道,嫉妒哥的人多了去了,四亚。”




*




叶秋或者叶修,这俩个名字其实读起来十分舒服或者说讨喜。




不信,是吗?




那你先深吸一口气,微微咧开嘴,翘起嘴角。然后嘴慢慢嘟起来,舌头轻触上膛,碰过上牙床。叶秋二字到此便算是读完。偏巧那叶修二字却是有几分调皮,并不会让牙齿并拢,反而会让舌头刷过它们从而有轻轻地气音发了出来,“修。”




张佳乐对这俩个名字最是熟悉,不知什么时候起,这名字便印在心里。想要触碰却是在心底生根发芽,牢牢地占据一方大肆生长。让他不能去拔除,到最后,竟是放弃了。而这便是念起“叶秋”这俩个字的时候。后来则是“叶修”。




说起来,也是他张佳乐倒霉,偏偏惦记上这么个不正经的。后来得知这陪伴了他不短时间的二字竟是那人弟弟的名字。想起自己每每时刻念起“叶秋”的时机、场景,让张佳乐不得不咬牙切齿,好你个叶修!




可是能怎么办呢?气过了,骂过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把叶秋二字拔除,从此念着叶修。其实他并不是十分在意这称谓,说到底他惦记的那人,无论什么名字,有着那姿态的也只有他。




张佳乐开始是讨厌、或者说有几分仇视叶修的。




其实这很正常,换任何人来说,在你以为可以拿到冠军的时候,就那么地抢走了。是你,你会觉得顺心吗?




二人之间相差不多,谈不上前后辈。而张佳乐也从来不会把他当做前辈,那时候的叶修无疑是阻挡在他通往冠军道路上最棘手的人。他自然不会对他有多敬佩或憧憬。




认识了孙哲平,磨合期也算过去了,总算成为可以说是最佳搭档了。他们在常规赛上以强硬的姿态横扫八方。而对上他们那无往不胜的气势、依旧毫不退缩的是叶修。




总决赛,一叶之秋使着他的长矛击破了繁花血景的传说。




繁花血景,本该像名字一般拥有着那般绚丽璀璨的前景。却因为叶修,就在眼前的冠军不在了。




张佳乐当然不会因此而甘心,可是后来听到了关于叶秋的采访的时候内心有几分服气。叶修说:“一套打法用个几遍就够了,往几十遍上用,烦不烦啊?”




是的,他们的繁花血景并不是完美的,也有漏洞。




也许有人发觉了,但因为各种原因不会说出来。但叶修敢说,而且就那么随意地说了出来。




看似不客气,却极为直接。跟他人一般。




第四赛季,百花战队重新向着冠军冲锋,而这次没有成功。他们连总决赛都没进去。霸图以其强硬的气势打破了嘉世,嘉王朝的传说。




就像是叶修曾经打破了繁花血景的传说。莫名的,有种风水轮流转的感觉。




不过这并不会让张佳乐感到高兴,如果不是他打破的,那便没有意义。不知怎的他居然有点担心叶修此时的心情。没有人能比他更懂得快要得到又失去的感受。




出于未知的心理,在赛后一周之后,他在QQ上敲了那人:“想不到你输了。”




对方在线,很快的一句话回了过来,“风头太大,让别人拿拿冠军。”




张佳乐被噎了一下,“你妹!不要脸。”




那边便没再回复。




张佳乐盯着对话框愣了会,又发了一句过去,“下个赛季总决赛见?”




“/大兵,被我赢了别哭啊。”




“滚”




叶修说的话到底没有实现。




第五赛季,百花再度起航,虽然因为孙哲平中途因为手伤而被迫退役。张佳乐虽感悲伤和不忿,但却用着这感情连带着孙哲平的份一路向前,杀出了一条路,成功进入了总决赛。




没有了叶修,却是迎来了另外一个劲敌。他们最终还是败给了王杰希,传说中最接近荣耀之神,最有希望像叶修一样筑建起一代王朝的选手,还有他的微草。




比赛之后大概过了没俩天,叶修主动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下个赛季见?”




没有询问,没有同情,没有嘲讽。什么都没有,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下个赛季见?”




张佳乐攥紧拳头,最后松开。是啊,这个赛季不行,下个赛季总可以的。只要他不胆怯退缩,只要他努力前进,总是会取得冠军的。




“好啊,说好了啊,老叶,下个赛季总决赛见啊!”




“不见不散啊,老张。”




老张?张佳乐看到这称谓,笑了下,关掉聊天窗口。一扫之前的几分忧郁,从新琢磨起训练来。




第六赛季,他俩的话都没有实现。总决赛是蓝雨和微草,最后是剑与诅咒脱颖而出取得冠军。




张佳乐习惯性地打开了叶修的小窗,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反反复复打了几遍,最后将鼠标停留在右上角正打算要关掉,却看到那边的状态是“正在输入”。




张佳乐一愣,却有几分笑意噙在嘴边,真巧。




“来把荣耀不?哥给你个机会,可以近距离参观下教科书。”




真不要脸,张佳乐看着这句话,乐了会,“你开房间吧。”




很快叶修那边发过来房间号和密码。




俩个人打的尽兴之后,叶修那边发过来条信息,“爽吧?”




张佳乐笑道,“爽!”




“我们那边不叫爽,知道叫什么吗?”




张佳乐想想,无果,于是问:“叫什么?”




“够劲儿。”叶修回他。




“够劲?”张佳乐打了出来读着。




“够劲儿!没儿子,就不是这感觉了。”




儿子?张佳乐一愣。




“没‘儿’这个字的话。”那边很快打了过来解释。




张佳乐一看,乐得前仰后合,“二货!”




“下次一定要总决赛见!”张佳乐最后打道。




那边却没有立刻回复了,过了好一会,才有一个字蹦了出来,“好。”




第七赛季,张佳乐果真实现了他的话,叶修失信了。




跟他在总决赛上对上的是微草,曾打败过他们的微草。而这次,百花依旧是败了。像是什么厄运一般,又是被王杰希和微草打败。




对此失望的不只有百花队员,更有粉丝。




粉丝的立场其实是很神奇的。他们曾经有多么的爱你,就可以有多么的恨你。七年三亚,积累了许久的失望像是被堵住的洪水,恶意瞬间从四处八方向百花和张佳乐涌来。各种舆论,猜测全都砸在他身上,无视掉他曾经做过的努力,就好像他什么都是错的。




负面情绪压在张佳乐的身上,让他喘不过来气。




就像是粉丝说的,“没了繁花血景,张佳乐什么都不是吧?”




说到底,在孙哲平退役后的这几个赛季,都只是张佳乐一个人背负着俩个人、整个队伍的责任来拼搏战斗。




这已经是他张佳乐拼了命、一个人努力的结果了。




那么就这样吧,他累了,放弃了。繁花血景本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单靠他一人,是没办法的。他无奈,惋惜,也只能这样了。




在那一个夏天之后,张佳乐退役了。




无视掉所有人的信息,却只点开了叶修的窗口。那边发来的不是信息,而是条语音。




“繁花血景是俩个人的组合打法,责任也是俩个人的。”十分平静的语气。




没有提总决赛,也没有提退役。只是简简单单地评价着,就像当初采访里一样直接。是俩个人的,责任也不是一个人的。




张佳乐一瞬间有几分委屈。之前不论是孙哲平离开后自己一个人努力冲,还是与冠军无缘,再或是被粉丝回踩,他都没有觉得委屈过。而现在,他却觉得难受极了。




叶修知道他会难受,所以什么都不提。但也理解他纠结在哪里,所以便指出来了,叫他不要一个人扛。他懂张佳乐。




*




叶修这个人是挺让人讨厌的,他比谁都通透却又在有些事情上迟钝的不行。




他可以察觉到张佳乐的委屈、不甘、退缩、胆怯,然后又可以轻描淡写的来一句,“不要总是这么随便就放弃呀。”以很了解他的口气自以为是的开着玩笑。




张佳乐不需要同情,可怜。而叶修知道。




叶修这样的垃圾话无疑是最容易激起他斗志的。




叶修可以什么都懂,什么都看得透。在他的面前,张佳乐觉得自己所有的弹药和伪装都已不起作用,在那经手雷和弹药而炸起的层层火花烟雾间,叶修准确的找到了他——张佳乐。




前面没有任何修饰词,只是简简单单的,张佳乐。




可是他却看不透张佳乐最想要他知道的感情。




很久之前,张佳乐在比赛场所的一个走廊里发现了躲着记者正在抽烟的叶修。哦,那时候还是叫叶秋。




他给叶秋戴上个帽子就把人拉着走了出去。




一路上,叶秋倒也没问他要去哪,只是跟在他后面叼着烟晃晃悠悠的走着。




直到了超市,张佳乐买了一盒冰淇淋,要了俩根勺子就又端着那盒冰淇淋跟叶秋坐在超市搭在外面的小凉棚里。




“什么口味?”此时叶秋已经掐掉了烟,接过来张佳乐递过来的勺子问。




张佳乐打开盖子,拿着勺子在上面捅了捅,“草莓味。”




“真够粉嫩。”叶秋看了眼便没兴趣,一手杵着下巴看向一边。




张佳乐哪理他?拿着勺子便挖着一点点吃。吃了一会放下手中勺子叫叶秋,“老叶,你看。如何?”




叶秋回头,冰淇淋表面被张佳乐挖出来个心形,“厉害厉害,春天都过去了你还在春天。”




张佳乐听他这话立马叫嚣道,“一般人能挖出来这么完整的心形吗?还是粉色的,说真的这草莓味挺不错的,你不尝尝?”




叶秋倒也听话,果真拿起了勺子,就势就要挖一勺。只是这勺子下去了,却是狠狠的插在了心的正中央。




张佳乐一看不乐意了,“靠!不就没跟你说一声,你这人故意的吧?”




叶秋手缩了回来不是很在意,看了他一眼笑笑,随后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我这是好心。”




“好心?你哄小孩呢啊。”张佳乐骂道。




叶秋看他一眼随后摇摇头,“孺子不可教也。你在这冰淇淋上挖个心出来让人家同意了吗?”




张佳乐一愣。




“你说说人家冰淇淋本来好好的,你却偏偏觉得不够好,在人家身上一点点挖出来个心,得多疼啊。你吃完了肯定也忘了这茬。那被你无缘无故弄出来心的冰淇淋多可怜。”叶秋一本正经的说着。




张佳乐十分无语,这怎么随口就能胡说八道,“就你话多。”,随后拿起自己的勺子挖了一口送到叶秋嘴边,“吃你的吧!”




叶秋张口吃了进去,随后像是被凉到,张开嘴含糊道,“好凉啊。“




“凉就对了!”难得看叶秋吃瘪的样子,张佳乐看他这模样觉得好笑,又给他挖了一勺递过去。




而在苏黎世的时候,叶修也吃过冰淇淋。巧了,也是草莓味的。估计是想起来这事,他在上面抠了一会给张佳乐递过去,“看,心。”




还真他妈巧了。张佳乐笑,“还记得呢啊?”




叶修将冰淇淋放桌上,喊着勺子点点头,“乐乐这好不容易春心一动下,我这不好意思忘记啊。”




一句话,在不同时候听,却是有不同的感受了。




张佳乐觉得心里闷闷的。他想跟叶修说,那时候叶修说的关于冰淇淋的话不是胡说八道。




因为,冰淇淋的感受,他能感觉到。




不知不觉中,叶修也拿着什么东西用他的言语、行动,在张佳乐心上一点一点地留下了他的痕迹。




有过问他张佳乐的意愿吗?




张佳乐不知道。只知道回过神来,那里就有了个洞,只有叶修才能补上,才能治愈。




不,或许他一直知道,并且甘之如饴。




“冰淇淋疼吗?”没由来的,张佳乐突然问。




叶修愣了下,随后笑道,“我那时候瞎说的你也往心里去,要不我给你写个叶氏语录?”




瞎说的,偏偏他张佳乐一个人当真了是吗?张佳乐听了有点难受。可是叶修在笑,他也扯起嘴角跟着笑,“那玩意免费的也不要。”




“可能会疼,但是冰淇淋估计也挺开心的吧。”叶修笑了一会,打趣道。




张佳乐问,“为什么?”




“新年新气象,至少人家知道什么是心了呗。所以张佳乐你要是再不吃这个,可真要化了。”叶修将勺子插在心的正中央,把冰淇淋举起来递了过去。




“哦。”张佳乐递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勺子在心上实在太碍眼。




他把那勺子拔了出来,这使得冰淇淋上面出现了一个有点深的细缝。挖了一勺,含在嘴里,“真甜。”




“可不甜吗,齁死我了。”叶修抱怨了句,站起身找水喝。




张佳乐也没再理他,只是端着那盒冰淇淋,用着勺子在那叶修挖出来的心形上继续挖,留下一个个或深或浅的坑。




他一口一口吃着,盯着那被自己留下的痕迹逐渐失去心形的冰淇淋,笑了笑,叶修可真讨人厌。




打定了主意要跟叶修表白,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想了想,还是去找好友商量下吧。




点开了孙哲平的窗口,他发了条:“大孙啊,我问你,你惦记上一人,怎么跟人家告白?”




孙哲平回:“就告白呗。”




“怎么说啊?”




“说我喜欢你我爱你,看你。”




张佳乐挠挠头,要是这么就好办了,毕竟那可是叶修啊。他想了想又发了条:“有没有比较适合我比方说特别浪漫点的?”




“对方不喜欢就不合适。”孙哲平回他。




顿时,张佳乐被点醒,没错,如果叶修不喜欢,无论他怎样的告白都是白搭。




“那你觉得,一个还算比较强的嘴又挺贱的家伙喜欢什么样的告白?或者说怎样的告白能打动?”张佳乐又问。




那边停在“正在输入中”一会,“你要告白的人男的女的?”




张佳乐想了想,说了实话,“男的,你要是不支持我理解,支持的话最好!”




“性别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张佳乐一看,乐了,“那谢谢你的支持啊,大孙。”




“别误会,你喜欢男的我可以支持,但是这人我不能支持。”孙哲平回。




张佳乐一愣,抬头看向还在喝水的叶修。




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叶修回头看他,把水放下,“有啥事要跟领队汇报啊?”




张佳乐张了张嘴,摆摆手,“没事。”




叶修见他如此,也就没在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玩起了手机上的游戏。




“你说的什么意思?”张佳乐重新举起手机,回复孙哲平。




“字面意思,你喜欢叶修”孙哲平回。




一如孙哲平的人,直接,笃定。“是又怎么样?”




“是他就不行。”孙哲平回。




张佳乐咬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孙哲平居然也喜欢上叶修了,他怎么不知?




“你问的是什么的什么时候?”孙哲平问。




张佳乐看到这句又是愣了好一会儿,而这时叶修也走了过来,端起一旁的冰淇淋,挖了一勺塞嘴里。见他一副呆愣的样子打趣道,“这是要入定升仙了啊老张?”




张佳乐只觉得脑袋紧绷着,哪里听得进去他说什么?




“用手机看小黄图了?看呆了啊?”叶修见他没回复,便要弯腰看他手机。




张佳乐哪里肯?轻轻推开叶修,站了起来,走到另一边坐下,点开手机。




叶修倒是很识趣,没有过去,摇摇头叹口气,“孩子长大了,知道有事情瞒着我了。”




若是以往,张佳乐一定立马炸毛骂回去,但是他现在没有那心思了。但是还是开口嘱咐了句,“别吃多了,到时候拉肚子看你怎么嚣张。”




叶修应了一声,端着冰淇淋出屋了。




张佳乐见他走了,接着回复道,“都有什么时候?”




“多了去了。不过我俩第八赛季开始交往。”




“什么时候?”




“他退役之后。”




“你是趁他难受的时候故意的?!”张佳乐脸色沉了下去。




“乘人之危?你要这么想随你,我之前也告白过挺多次,都被拒绝了。”




看到这句话张佳乐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才又打字问道:“第一次呢?”




“第四赛季。”孙哲平回。




看到这句话,张佳乐彻底感觉无力,把手机扔到一旁仰头靠在椅背上。眼睛盯着头上的灯光,没一会便是刺激的眼睛发酸忍不住眯眯眼。




“诶哟,思乡了啊?”句尾上扬,满满得都是张佳乐熟悉的让他牙根痒痒的声音。




张佳乐起身看向来人——叶修。




“要不要哥抱抱你哄哄你啊?”叶修笑。




张佳乐皱眉,见他盯着自己的脸,立马用手摸了下,才顿觉脸上有水痕。随便抹了抹,对叶修道,“因为灯。”




叶修点点头,“够文艺。睹灯思家啊。”




张佳乐是真的没心思再理他这些玩笑话,走过去额头压在他肩膀上。




而叶修倒也没躲,好一会儿才把手搭在张佳乐背上轻轻拍了拍,“我顶着,你尽管冲。”




张佳乐苦笑,果然叶修会错意了,以为自己是因为前几天的团队赛的失利而难受。不过他也没想解释什么。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冲?”




“哥在这,你怕啥,一股劲儿冲吧。”




是啊,冲,这个字眼最适合张佳乐。只有他在搭档离开后一股脑的担起了双份的责任,不管不顾地,一路拼尽全力地冲。




他退后俩步,盯着叶修好一会,没说话,最后笑了,“你滚,别装逼。”




叶修也跟着笑,“实力问题,不好意思。”




“叶修。”




“恩?”




张佳乐还是笑着,眼角也弯了起来,“你可真让人讨厌。”




“过奖过奖,说实话,你这话我听过好多人说了。”叶修被他说讨厌倒也没自觉,反倒是拱拱手像是夸奖一样。




张佳乐回到桌前,拿起手机,走到门口站住。摆了摆手,并没回头,“别再冰淇淋上挖心了,幼稚不!”




*




后来叶修也跟张佳乐说了他和孙哲平交往一事。




之后便是邀请他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作为伴郎。




一路上,都很完美。张佳乐想。




只要这个婚礼过去,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要把他对于叶修的一切爱恋给收起来。




就像那冰淇淋一样,不管它想不想,最后冰淇淋总有化掉或被吃完的时候。心形曾经经历过什么,都看不出了,到最后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自己对叶修的感情。




物件,哪能跟人的感情相比?




准备好的草稿,调整好的表情、语气,在看着叶修笑着看自己的时候全部都像是冰淇淋化掉一般混做一团,再无完美。




他有好多想问叶修的,有好多想跟叶修说的。




他曾经还想过跟叶修在一起后他们要去哪里旅游,住在一起后家具买什么,除了荣耀之外买点别的什么游戏来玩。他想跟叶修相拥,想与他十指相握,想亲吻叶修,想与他做爱。




他有好多好多想跟叶修分享,想要与他做的。可是却都是无用功。




他以为像是俩人如今的相处模式,慢慢的,水到渠成就好。他以为自己不动,叶修也不会动。只要到时候他一拉手,叶修便在。




只是他忘记了,叶修不是不动的,而其他人也不是原地不动的。




只不过一不注意,他便已沉浸在一个人的梦里,梦里他和叶修的未来如何如何。醒来,叶修的未来却是没有他的。




“怎么了?寂寞啦?”叶修问他。




张佳乐毕竟是自尊心十足,都到这份上了,怎可能让叶修看出来?立马回道,“寂寞你妹!可算有人把你给收走了,别出来祸害人了!”




其中的苦涩,不甘,咬咬牙只能自己咽下。




“你也不小了,找个人过吧,张佳乐。”孙哲平插嘴。




找个人过,多熟悉的话。曾经他还对着孙哲平大肆宣扬叶修如何不要脸,又来他这里敲诈东西,倒是孙哲平回了句,“叶秋这人挺有意思的,一起过日子肯定好玩。”




现在想想,那时候怕是就有这个心思了。




孙哲平一向是行动派,想到什么便做什么。而他张佳乐这点,便不如他。




恍惚间,有人拍了拍他肩膀,随后什么东西就被塞进了怀里。张佳乐顺手接过来低头一看,却是叶修手中的那捧花。他一愣,举着那捧花抬头看向叶修。




叶修看他盯着自己看笑了笑,“看啥呢,张佳乐。分享点喜气给你,别谢了啊,要谢就给我们兴欣送点75级材料吧。”




啊啊,看吧,果然叶修就是喜欢自说自话,还不要脸,真是让人讨厌。既然戏都演了,那边要演到落幕。




张佳乐翘起嘴角看着叶修笑了笑,问:“你知道吗,老叶?”




叶修一愣:“恩?”




孙哲平在旁边突然“啊”了一声,看着张佳乐嗤笑了一声,“你厉害。”




张佳乐没理他,他知道孙哲平什么意思。他就是要在他这个男朋友面前跟叶修告白,他忍不住了。这份感情沉淀了这么久,偏生要他憋住,堵不如疏,抑制不住的时候全部涌了过来,他哪里受得住?




他看着叶修,十分专注,要将这人的模样一笔一划都记下来。他还是笑着,开口道:“叶修,我真是……讨厌你。”




我真的喜欢你。




他确实是低估了自己对叶修的感情,怕自己的告白会让叶修烦恼,只能说着常说的反话。




而叶修呢,也是和平常一样,看着他一副了然的样子点点头,“我知道,嫉妒哥的人多了去了,四亚。”




张佳乐面上是作势要拿起捧花撇他,心里却是笑了起来。




看啊,还说“我知道”,结果,叶修什么都不知道呢。




孙哲平见他二人闹,并未阻拦,往旁边招呼宾客去了。




张佳乐倒也没有真拿花扔他,他借力紧紧地抱住了叶修,在他耳边轻声道:“一定要幸福,不然我揍死你。”




叶修笑了俩声,没说什么,也回抱住张佳乐,“谢谢你,张佳乐。”


————————————————END———————————————


若不是太在意,也不会来的讨厌了。讨厌只是因为你就这么自以为是的留下痕迹,又不负责了。

评论
热度(382)
  1. 家养北极熊 转载了此文字
    如果不在乎的話,就不會討厭了吧對不起 我還是討厭你

©  | Powered by LOFTER